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純情地(不求回報地)愛上一個人

        純情而不求回報地愛上一個人,會被人笑傻,甚至被譏笑為腦袋有問題。然而就因為整個社會都普遍地失去這個能力,譏笑這個能力,所以這個世界裡也就失去了愛情——愛情變成一種輸贏之爭,變成一種「適配」與否的算計,變成「值不值得投資」的買賣,變成人間最噁心、醜陋的東西。
        我在高一的一堂課裡學會「愛」,雖然老師的具體措詞我已經無法精準地複述,但主要的訊息至今鮮明。
        上課時,老師在黑板上寫了一個大大的字「love」,說:「這大概是人間最美的字之一,愛使這個世界發亮,使我們的心靈昇揚,超越一切可有可無的現實與利害。」接著,他在「love」這個字前面加了一個「I」,又接著說:「當你真正活在『愛』裡的時候,愛超越一己之私,你不會有『我』;一旦你意識到是『我』在愛的時候,你就開始想要擁有,於是一切醜陋的東西就開始進入你的心裡,逐漸抹除你心裡真正的愛,直到....」他又在「love」這個字的後面加了一個「you」,語氣凝重地說:「當你以為自己只愛一個人,並且只想擁有她的時候,這個世界消失了,你會變得不擇手段地只想要擁有一個人,你只剩下私慾,你只想佔有,你不但失去愛,以及你心裡一切美好的可能性,同時又失去了這整個的世界。」
        最後,他緩緩擦去「you」,回過頭來意味深長地凝視著我們,不發一語;又過了一會兒,他用板擦擦去「I」,整個人回轉身來看著我們,默默地注視著我們。最後,他說:「剩下的時間讓你們安靜地自習」,就緩緩地走出教室。
        我看著黑板上大大的「love」,從震懾慢慢歸於平靜,非常非常深沉的平靜,在那深沈的靜謐裡,我好像聽見心靈深處裡有誰在對我說話。
        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是上課之前的那個人。

        就是在那一堂課之後,我去買了一本協志工業社出版的《饗宴》(柏拉圖對話錄),從此跟柏拉圖結緣。我因而更加了解愛的無私與無目的性(參見另一篇網誌〈真愛,不會後悔〉),也懂得分辨愛與私慾,以及俗世的愛跟心靈層次的愛。
        如果你不先學會純情地、無私地、不求回報地愛上一個人,你永遠不會懂愛,也永遠不會有真實的愛——你那可貴的愛在瞬間就被世俗化為佔有慾,以及玻璃般易碎的虛榮心;一個人在失戀後渴望報復,因為受傷的是他那無聊而易碎的虛榮心(卻被偽裝成虛假的「愛」)。

       教育的最高目標,是讓學生看見這世界上最值得追求的、偉大的理想;是打開他們的心靈,讓他們看見遠比財富、名利、權勢更值得追求的目標,讓他們看見自己心靈的豐富與價值,讓他們開始學會傾聽內心的聲音。
        如果這叫「啟蒙」或「志於學」,我是在高一時「志於學」,那一年我剛滿十六歲,比孔子晚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