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3日 星期四

被遺忘的情感與情操+清華的核心價值

      如果你從正門進入清大,會在車道左側看到一排榕樹,其中一株盤根錯節地抱著一塊石頭(左圖偏下方),它記載著清大一段可貴的精神傳承。你能從這照片裡悟出那是一段什麼樣的精神嗎?
      其實,校門口附近的草地上到處散落著這樣的石塊,只不過左邊這張照片裡顯示的是這石塊的背面(多年來它一直背對著路人,不是我刻意去把它翻轉來拍照的),而且它不是唯一背對行人的「勒石」。
      這些石塊就是我在《清華園裡的老寶貝與歷史文化長廊(2/2)》提到的:清華曾有許多松樹,樹前各安置一個刻有各屆校友級別的大理石,寓意「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它們還有另一個寓意:「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老校友們送這些勒石時情意深長,寓意深遠,期待後人秉持老校友們最珍惜(感動)的清華核心價值,以栽培後進為職志,而不是以蓋房子、擴張校地與經費為職志(這是大陸土豪的專長,不該是清大的職志)。

2021年5月11日 星期二

清大是自私的既得利益者,威權體制的遺緒?

      清大總務長與主秘對「光復路綠門戶計畫」案的說法彼此矛盾,主秘自己的說法也是前後差距甚大,使這計畫的真相被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我因長年的社會改革運動而認識一些綠營政治人物,以及跟新竹市府、內政部營建署、宜蘭縣府淵源甚深的朋友。當我從這些管道去多方面了解整個案子的相關事實時,也聽到了一些綠營(&親綠人士)對此案的看法。
      其中最讓我震撼與不平的是,有些人認為:清大是自私的既得利益,威權體制的遺緒,因此樂於看到清大的圍牆被降低或透空,象徵推倒威權體制的高牆。
      這種看法有太多對清大的誤解和扭曲,甚至污衊。

2021年5月8日 星期六

清華園裡的老寶貝與歷史文化長廊(2/2)

我的偶像與神級老寶貝
      我在許多清大學生和學運學生眼中是神級的老師,而清大東院與西院宿舍裡則有許多我從高中時就崇拜的偶像與神級的老寶貝。
      因為仰慕他們的人品、學問與風骨,聯考成績出來時我堅持要把清大物理填為第一志願。為此,我跟媽媽吵了許多天,媽媽請舅舅來勸我,我又跟他大吵一架。最後吵輸,按照媽媽的要求,填了最容易賺錢的系。
      我會認識這些老寶貝,是因為哥哥(清大物理系校友)的傳述,以及他拿回家的《清大校友通訊》。裡頭記載著許多發生在東院(最早的學人宿舍)的感人故事。

清華園裡的老寶貝與歷史文化長廊(1/2)

      清大與新竹市政府的「光復路綠門戶計畫」讓我想起許多往事:陳其南推動的公共藝術與社區總體營造,黃武雄的社區大學,清大的歷史與台灣的科技、產業史,以及上海市徐家匯地鐵站裡的文化與歷史長廊。在回憶中我有感慨與悲憤,有自責與愧疚,和一絲不肯死心的期待與妄想。
      數年前我曾走在徐家匯地鐵站裡那座一公里長的文化與歷史長廊,無數的舊照片引領我穿越時光,重新經歷發生在這裡的重大歷史。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徐家匯的歷史就是明清兩朝的西潮東漸史!模糊而抽象的文字記憶突然變得栩栩如生。
      其實,清大校園裡也有一段攸關台灣民主與自由的歷史;其實,沒有清大就不會有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其實清大宿舍裡就藏著許多值得台灣人感恩、驕傲與敬重、呵護的老寶貝們——沒有他們就沒有原子爐、半導體產業與護國神山。
      其實我們也可以在清大附近的人行道上建立一座文化長廊,用舊照片重現1956年以來的清大歷史和台灣的科技、產業史,讓路人驚覺:原來這是台灣當代史上最重要的地標之一,原來台灣是這樣子建立起原能科技和傲人的高科技產業!

2021年5月4日 星期二

用9,700萬造福廠商與偷窺狂?

      如果我提案:「把新竹市長林智堅家的圍牆全部拆掉,改裝成透明玻璃,讓所有市民都可以隨時去看他家後院晾曬的內衣褲是什麼顏色、款式。」你一定會說我神經病、偷窺狂。
      如果我還建議:這一筆工程費(將近一億)要由納稅人買單,你一定會罵我浪費公帑,不知人間疾苦(新竹市的貧富差距是全台最大的,為何不去補助中低收入戶,因疫情而被放無薪假的底層勞工,或者用來強化防疫措施)?
      或者,假如縣市政府要強拆你家後院圍牆,移除你用來屏蔽大馬路上PM2.5的竹林,目的只是「讓路過的人都可以看見你家的後院晾曬什麼樣的衣物」,你會不會認定這是「借勢借端,嚴重侵損個人隱私權與健康權」而「無助於公共利益」?
      這種情節太誇張、荒唐、白目,根本是無稽之談?事實上它卻是今天報紙上新竹市政府大聲張揚的「德政」!!

2021年4月30日 星期五

如何利用108課綱培養未來職場所需能力

      「108課綱+111入學」是抄襲歐美的教改,卻抄得含糊壟統。唯有回到問題源頭,我們才能徹底釐清教師、學生、家長該如何面對(因應)這一波教改。
      歐美教改的主題是:教孩子們未來社會所需要的能力。由於新興國家持續地在吞噬中低階製造業,且自動化機器和機器人在鯨吞蠶食國內的中低階服務業,歐美(以及台灣)的大學畢業生未來必須仰賴高階的能力(批判性思考、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創意,etc)去就業,因此不得不積極推動教改中小學的教改,強調自主學習與終生學習的意願和能力。
      另一方面,因為IT技術與行動上網的發達,使得知識的細節隨手可得而不需要過度熟練;而職場的迅速變遷則使得知識的細節有效期太短而不值得過分熟練。因為,未來的教育也必須更重是視野的開拓與高階的思想,培養駕馭人工智能、使用數位資訊、跟電腦一起解決問題的能力和工作習慣。這個因素也使得教育必須往高階思考、自主學習、終生學習的方向大步移動。
      這些能力至少需要從高中開始積極培養,但是有些頂大科系至今沒看清世界潮流,還想靠筆試(謹小慎微的知識細節)「提高鑑別率」。拼命擠這樣的科系,會不會把大學四年浪費在跟未來社會脫節的知識細節裡?轉個身去念排名相近而更能吻合社會未來發展方向的校系,不是更好嗎?

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大學為何存在?為誰存在?

      2010年夏天我開始休一年長假,準備在一年後離開自己最愛的工作,原因是台灣的大學已經在許多方面背叛了我所相信的核心價值。次年4月我寫了「學術自由的本意與淪喪」和「亡台從五年五百億開始」等文章,那時候的心情很像陶淵明說的「世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從沒想過有人能理解。
      沒想到事隔十年,竟然有倫敦大學的教授願意用一整本書去論述英美的高等教育如何深入歧途,背叛了她的學生和應當肩負的社會責任,成為一個自我複製(自閉)的龐然怪獸。同時,他在一個牛津大學的網路會議裡指出:納粹的崛起,跟德國學術界開始背棄其社會責任是同時發生的。

2021年4月3日 星期六

教改為何老是失敗

     不能說幾十年來的教改一無所成,畢竟髮禁沒了,制服多元且活潑了,威權體制也廢了,還有很多國中、小學生已遠離惡補了。如果家長觀念不改而硬是要小學生去補習、課輔,那是家長的問題而不能怪教改;如果家長沒空或不知道要如何帶孩子,而送他們去安親班、才藝班,安親班與才藝班反而是在發揮正面的社會功能,不該被責怪。
      然而建構式數學確實是失敗的;廣設大學毀了許多原本辦得很好的專科學校,也是對社會的嚴重傷害;五年五百億沒有讓台灣的大學更卓越,反而讓許多大學教授更卑劣、不擇手段、急功近利且無益於產業升級與台灣的國際競爭力(從四小龍之首變成一條魯蛇)。教改不只絕大部分是失敗了,而且其後遺症是罄竹難書。
      108課綱+111入學方案呢?正在重蹈覆轍。如果沒有幡然悔悟,只怕又是「未蒙其利,普受其害」。
      教改為何老是失敗?有一大堆這個社會獨有的理由。

2021年4月2日 星期五

111入學:適性發展與高階能力發展的幾道關卡

      英、美、加近年的教育改革,都是為了因應職場趨勢變化(尤其是人工智慧、機器人與新興國家對就業市場的鯨吞蠶食),而強調「critical thinking, communication, collaboration, and creative problem solving」等高階的學習能力,或者 Bloom’s Taxonomy 的「analysis、synthesis、evaluation」和較貼近現實世界(而不局限於筆試考題)的「comprehension、application」。
      然而我懷疑108課綱是抄襲國外教育新趨勢,卻「畫虎不成反類犬」,根本就與上述趨勢徹底脫節。
      此外,根據教育部的官方說法,學生學習歷程檔案的優點包含:「展現個人特色和適性學習軌跡」與「協助學生生涯探索及定向參考」。根據我所接觸的家長、學生和高中老師,絕大多數人是「依然故我」,從「處變不驚」轉為「處驚不變」。
      為何如此?本文試圖較有系統地盤點可能原因,以及排除障礙的可能手段。

2021年3月17日 星期三

理性也能讓人更殘忍:一部必看的電影

      十八世紀的理性主義興起之前,歐洲早已在聖奧古斯丁「原罪」觀的影響下對感性(以及不吻合社會規範的個人情感)戒慎恐懼。理性主義興起之後,更亟欲將感性與個人情感置於理性的管理之下。即便是漢娜·鄂蘭這樣在存在主義哲學中成長的人,也認為納粹的殘忍暴行是因為「思想上的平庸、無能」所造成。
      事實呢?理性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時能破除中世紀的意識形態與教條,從而凸顯獵巫的荒謬、殘忍;然而當理性也可以被用來鞏固意識形態與教條,振振有詞捍衛令人髮指殘忍迫害
     週末將在MOD 頻道 CinemaWorld 重播(3/19,週五,20:00~22:00;3/20,週六,12:20~14:15)的電影《擊出自由夢》(Indian Horse),就是一個值得深思的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