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3日 星期一

一定要看的印度電影:虎媽伴學方程式

      這部電影很容易懂,也許你會覺得劇情太天真而一廂情願(too good to be true),我願意打賭其中最感人的元素(母愛的堅持與人對人的善意)在印度的許多角落裡還是有可能的——盡管那是一個充滿迷信與偏見的社會,卻也同時在某些社會的角落裡還保有著簡單的信仰、善良與純真。
      也許從台灣的社會現實來看,這部電影裡的劇情有點煽情而不夠真實,其中也確實有很多小細節充滿斧鑿痕跡;不過,從大的結構來看,我願意相信在印度的某些社會角落裡它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寫實性。
      同等重要的是,這部電影還會在MOD的「628 壹電視電影台」頻道重演:1/21(下星期二)的晚上19:00-20:45。
      如果錯過,只好看印度語的電影了(1/2 & 2/2),或者到 friDay影音去看線上電影了。

2020年1月12日 星期日

有必要跟流行歌認真嗎?

      其實這是一個值得先嚴肅地思索,再認真地回答的問題。不是像研究流行文化的學者那樣地思索這問題,而是因為我們身邊有太多人藉著流行歌曲在發洩難以告人的情感或情緒,或者在歌詞中尋找認同與安慰。
      我有過一個朋友,每次開始外遇就會強迫我聽他播放的流行歌;我若不耐煩聽完,他就把最關鍵的那幾句唱給我聽。每次,流行歌都在替他訴說心情。我問他:你又外遇了?他詭譎地笑笑,繼續抽煙,什麼也不說話——他沒有能力用語言表白自己。
      我不曾認真看待過流行歌,因為它們的歌詞經常提示一種普通人(年輕人)遭遇過的難題,其中一部分的歌詞把問題(情境)刻畫得很容易引起人共鳴,有些部份的歌詞似乎在指示可能的出路。不過,它們對問題的刻畫經常過度誇大、渲染,訴諸表面上(膚淺)的情緒,而沒辦法深入問題的內貌與核心;而它們對問題的解方經常是一廂情願,嚴重地脫離事實,只不過是一時的情緒發洩,無助於看清問題,也無助於解決問題。
      底下就順手隨機地找一首歌的歌詞來具體說明這些想法。

2020年1月11日 星期六

不成體統的臘月——百花爭艷

      時序在2019年底進入臘月,今天(1/11)更已是臘月十七。理論上大寒(2020年是 1/20)前後氣溫最低,實際上從小寒(2020年 1/6~1/20)開始氣溫就隨時有機會掉到當年的最低點。如果照「數九寒天,冷在三九」的傳統俗諺,則一年中最冷的日子會出現在冬至之後的第三個九天(2020年1/10~1/18)。
      因此,北方民諺說:「臘七、臘八,凍掉下巴。」而袁枚的詩《十二月十五夜》則說:「沉沉更鼓急,漸漸人聲絕。吹燈窗更明,月照一天雪。」甚至連廣州都有可能會在臘月下雪,譬如明朝陳子升的詩《丙午臘月羊城對雪》就說:「怪得年來事事殊,嶺南飛雪舊時無。」

2019年12月31日 星期二

早安!2020

      昨天朋友來,談起大選。我無言以對,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跟台灣的時事實在隔絕太久,很生疏,插不上嘴。
      不是不關心,而是關心又能怎樣?整個台灣社會,從政治、到經濟、到文化,看不到好的契機,想不出能為她做什麼,卻經常想起「邦有道則仕,無道則隱。」
      出國前只知道現實世界裡的政治都是黑幕,看不透;頂多看一些關於理念與結構性問題的書,往往偏理論。在英國親身體會英國式民主與媒體的優質力量,很羨慕,也開始有在台灣親自履踐的念頭。回國後參加了一些社會運動,理論開始跟現場對話,但是對於社會改革總是期待遠多於失望——雖然事實上是屢敗屢戰。

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

欲望的美學: 情、慾與靈性的探險(2)

—— 5 ——
      孟子說:「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於庶物,察於人倫,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
      孟子提了一個很值得深思的問題,卻用一個很一廂情願、自以為是的答案把問題給覆蓋掉,此後兩千多年來我們就活在「仁義」的緊身衣裡,好像誰只要違背了所謂的「仁義」,就淪為禽獸似的。
      然而你若從歐洲的近代觀點看,人跟動物的界線一直都是很不清楚的。譬如,製造與使用工具、語言、戰爭、社會階層、葬禮儀式等都曾被視為人類獨有的特徵,而今卻變成是許多動物所共有的特徵。
      從這個角度看人類學的發展史,難免會有一種深刻的印象:以前的人類學家很有自信地認定「XX是人類獨有的特徵」,其實是因為他們太天真、太一廂情願,而對事實嚴重欠缺了解所致。
      那麼,孟子的「仁義」說會不會也是太天真、太一廂情願,而對事實嚴重欠缺了解的結果?

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范雲與社運人士的前車之鑑

      昨天蘋果日報洩漏民進黨「擬」將范雲提名為不分區第一名,當時范雲的回答是:等名單確定再說。今天許多大報都公布民進黨不分區的名單,范雲「忝」列第四名。
      我特地搜尋網路媒體,以及范雲與社民黨臉書、社民黨官網,都沒看到正式的回應。但是中時電子報、中天電視和MSN.com都以相同的文字刊載出「社民黨成員范雲也確定退出社民黨加入民進黨,社民黨與民進黨明天之後,也會對外發共同聲明。」
      我沒有資源可以查證上述三媒體的報導是否屬實,但是已經可以很明確地表示對范雲至今的表現感到遺憾!

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

欲望的美學: 情、慾與靈性的探險(1)

      「教你讀詩、看畫、聽音樂,從小說、哲學和文化史汲取養分,感受如詩般優美、崇高的情感與生命。」有哪一位中文作家願意如此發心、發願,為老少文青寫一本這樣的書,而又不是濫情、自欺欺人或(等而下之的)商業宣傳嗎?
      我在 2017年1月27日完成《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的定稿之後,就開始在構思這一本撰寫中的新書《欲望的美學》,前後整本廢掉重寫過N次,上個月才又把已經完成的十萬字「第N次初稿」全部拆掉,重新組織、刪節、補充,再度大規模改寫之中。
      寫這本書的動機有幾個:(1)人必須學會跟自己的欲望(慾望)相處,否則內心永不得安寧。(2)偏偏兩千年來我們始終不知道該如何跟自己欲望(慾望)相處,以至於「靈肉之爭」變成兩千年來不曾歇止的課題,盤據著文學、繪畫、哲學的核心,甚至連心理學、人類學與社會學都搶著發言和抗爭。(3)更讓人遺憾(揪心)的是,「靈肉之爭」的起源是因為有人發現了情感與精神的昇華管道,感受到它的美好,因而自發(自然)地節制他的本能慾望;偏偏這個昇華的管道沒有好好地傳承下來,反倒是對於本能慾望的刻板教條至今壓迫著人的本性,以至於道德教條的打壓越強烈、越悖逆人性的實然,另一群社會精英(另類學者、社運分子)的反彈就越強烈——前一篇寫的「墮胎爭議不斷」就是一例。

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受精卵、胚胎、胎兒、嬰兒——關於美國人工流產法案的爭議

      聯合報在十月二日刊出「墮胎爭議不斷  美法院暫緩6周規定」這一則新聞時提到:「美國聯邦法院近日宣布暫緩實施喬治亞州的墮胎法案,由於該法案規定墮胎需要在嬰兒有心跳前(大約是6週)才可墮胎」。
      這個報導中所謂的「嬰兒」和「心跳」(heartbeat),都會被美國婦產科醫師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指責為誤導視聽,違背醫學專業知識。
      這不是無謂的名詞之爭,而是如何避免傷害孕婦與胚胎(注意:不是「胎兒」)的重大問題。

2019年9月29日 星期日

「人不風流枉少年」出處、意思

      「人不風流枉少年」一語出自清代詩人袁枚的《隨園詩話補遺》,跟男女感情一點關係都沒有。
      原出處的前後文(見《隨園詩話補遺》第六十四則)是「余詠宋子京有句云:『人不風流空富貴,兩行紅燭狀元家。』家香亭襲之,贈張船山云:『天因著作生才子,人不風流枉少年。』似青出於藍。」文中所說的「香亭」就是袁枚的弟弟袁樹。
      袁枚詠宋子京的那一句「人不風流空富貴」確實涉及男女感情,但不是指性好魚色或青樓嫖妓;至於他弟弟袁樹的「人不風流枉少年」意思是風雅灑脫(不著俗氣),才華橫溢的「風流蘊藉」,根本無關乎男女之情。

2019年9月16日 星期一

台灣的坎坷路

      台灣的政黨輪替已經三回,許多「愛台」的學者都高聲地在論文裡誇耀「台灣已是不可能回頭的民主國家」。
      然而回顧解嚴以來三十年的台灣民主化歷程,卻不勝唏噓——只緣已近心死,加上深知一個群體的命運遠遠超乎個人的努力或悲歡,只能接受,所以冷然沒有悲從中來。
      林毅夫從經濟的角度說,台灣曾經有過很多機會,都被自己錯過。現在的問題是,台灣不需要走絕路,卻有可能會被政客們帶上不歸路。
      政治上,曾經給過台灣希望的人都很快地被唾棄,有時候真的會讓我懷疑,台灣的政壇到底有多毒、有多黑,為什麼可以這麼快地讓人變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