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31日 星期五

《慾望的美學》完稿 & 後續盤算(下)

      面對各種精神的、情感的、生理的、心理的可欲,人該如何抉擇?這是一個古老的問題——柏拉圖的對話錄在回答這些問題,亞里斯多德的《尼各馬可倫理學》更是聚焦在「什麼樣的快樂最值得追求」。
      奇怪的是,已經兩、三千年了,為什麼我們還在談這一堆老掉牙的問題,而沒辦法歸納出一些可供參考的具體原則
      對比下,牛頓在 1686年發表《原理》,哈雷在1705年用它預測彗星軌跡,1858年的流體力學就已經具有今天教科書的雛形,而第一本熱力學教科書也在 1859年出版。不到兩百年的時間裡,今天機械工程師與航空工程師最常用的專業知識已經完成八、九成。
      然而我們不但至今無法回答「要如何在各種可欲間評價、取捨與抉擇」,甚至連該問誰都不知道——絕大多數人不會想去問哲學系的教授,反倒是心理學系、腦神經科學系、人類學系裡充滿學術神棍,到處販售「愛情的科學」與「幸福的科學」。
      Why?

2020年7月30日 星期四

《慾望的美學》完稿 & 後續盤算(上)

      昨夜很早就完成《慾望的美學》的潤稿,擱置了一夜,今天一早寄給了聯經出版社的主編,了結一樁心願。
      全書共22章,總字數約莫22萬字。因為努力地要把全書控制在 24萬字以內,而且每章盡量不要比1萬字多太多,所以還有很多想說的話沒寫進去。
      譬如,部落格裡有關王陽明的「羚羊掛角,無跡可尋——難覓門徑的心靈世界」一文,就是寫完後被我硬是從第一版的原稿中刪除,當作部落格文章發表。正在寫的「尼采:影響深遠,經常被曲解的思想家」則是打算把目前完稿中不得不割捨的部分較完整地寫下來,當作是《慾望的美學》的延伸閱讀。
      昨夜我基本上是在思考一個問題:接下來該做什麼事,來協助《慾望的美學》的讀者可以更深入地了解欲望、情感、心靈,以及人生的價值評量與抉擇,以便有助於他們進一步的心靈成長?

2020年7月17日 星期五

尼采:影響深遠,經常被曲解的思想家(1)

      下標題時我猶豫很久:要不要稱尼采為「哲學家」?事實上,尼采幾乎是一切「哲學」的對立面:他反對形上學,反對中世紀的經院哲學與神學,反對康德的理性主義和道德哲學;如果出生得晚一點,他一定會反對(或不屑反對)羅素的分析哲學。反之,英美分析哲學界也曾有不少人認為他的作品是文學,而非哲學。
     他對存在主義和法國後現代思潮影響深遠,卻又經常被曲解。關鍵在於他的作品表面上含著對立、矛盾的元素,文風又交雜著反諷、誇飾、寓言與格言,經常筆鋒一轉就突然從宣揚主張變成反諷與激將,讓讀者很難抓住他真正的立場。
      譬如,他反對基督教倫理,卻又認為對道德問題的反思能力才是教育的首要任務,以及一個社會高度文明化的表徵;他批判蘇格拉底,卻跟蘇格拉底一樣地扮演「牛虻」的角色,質疑一切社會上普遍接受的價值,硬要讓他的所有同胞不安;他把叔本華看成最重要的啟蒙者,卻又把叔本華跟康德放在一起毫不留情地批判;他宣告上帝已死,卻以先知的口吻寫下《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宣揚超人類(overman)的精神,還在精神崩潰後自稱為酒神戴奧尼索斯以及「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人」。

2020年6月27日 星期六

欲望的美學: 情、慾與靈性的探險(6)

—— 31 ——
      欲望的美學就是一場情感、慾望與靈性的探險,意思是說:欲望的美學就像品酒、品茶,它是一種先親自體驗(感受、覺察、反覆品味)之後再進行評價的活動——它不是先驗的,也不是思辨的;它是基於你的個人體驗而有的個人評價,而不是硬生生地把他人的評價橫向移植來給你自己用,而沒有個人的體驗當基礎,甚至罔顧自己的親身體驗(這叫做意識形態的洗腦)。
      不過,就像品酒與品茶,欲望的美學是植基於個人自我覺察能力的提升,是一種後天涵養出來的敏銳覺察能力,而不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任性、粗野不文。

2020年6月6日 星期六

賈樟柯的雪茄和《三峽好人》

      在許知遠主持的《十三邀》第11期「许知远对话贾樟柯完整版之回乡的原因」裡,賈樟柯手上的雪茄讓我感到強烈的嫌惡,因此沒看完就難以忍受地關掉它。然而賈導或許一點都沒有警覺到雪茄跟香煙之間的宏大對比,以及雪茄對他這個「中國的良心導演」的傷害。
      雪茄跟香煙有什麼差別?
      北大教授戴錦華專注於電影評論、文化研究,著作已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她在「北京大学公开课:影片赏析 戴锦华 P3 影片赏析 三峡好人」裡說「酒、煙、茶、糖」是「奢侈品兼潤滑劑」。果其然,則雪茄跟香煙沒什麼差別,更不值得大書特書。
      然而雪茄跟香煙真的不一樣:香煙是賈導最珍惜的真情,雪茄是賈導自我背叛(且不自覺)的鐵證。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欲望的美學: 情、慾與靈性的探險(5)

—— 21 ——
      文化人類學裡有這麼一種說法:人類通過社群而習得的能力與習慣,都可以歸屬於「文化」。不過,從另一種角度看,人類習得這些能力和習慣的結果,是他企圖改造外部環境,以及改造他自己的言行,甚至他的自我認識。
      從後面這個觀點看,人類的「本性」有兩個面向:消極被動)的部分是順從本能衝動(慾望),在本能慾望的驅使下追求飲食男女(生理滿足),以及聲色犬馬與功名利祿(心理性滿足,非必要的奢華,虛榮心的渴求,自我肯定的拙劣管道);積極主動)的部分是創造與改變——改變外部世界,改變我們的行為模式,甚至改變我們的內心,以便這個世界變得更讓我們「滿意」(美好幸福)。
      問題就出在什麼叫做「更美好」?而最嚴重的問題則是:當我們一再企圖改變自己的言行之後,我們終於不認識什麼叫做「人類的本性」(human nature)!

2020年5月10日 星期日

讓我驚艷的兩部紀錄片+高達電影

      好萊塢的電影越來越無聊,而我又看過一些很棒的紀錄片,因此有一段時間很認真地在找紀錄片來看——尤其是本土紀錄片。接著,看了太多讓我失望(甚至看不下)的本土「紀錄片」後,不禁一再自問:我喜歡的紀錄片到底有什麼特質,而令我厭惡的紀錄片又有什麼特質?

—— 1 ——
      有人說,他喜歡看紀錄片,因為「真實」,有人說:「真實,所以感人」,也有人說:「最真實的故事,最真摯的情感」。然而真實而感人的紀錄片就是好的紀錄片嗎?

2020年4月20日 星期一

欲望的美學: 情、慾與靈性的探險(4)

—— 16 ——
      讀完傅柯《性意識史》第一冊的序言後,很佩服他的議題選得好:只要回答人類為何要(以及如何能夠)控制人們的情慾和性行為,就會找到一切社會控制與意識形態洗腦的關鍵秘密。
      食慾和情慾是人類兩個最難以控制的本能慾望,故有「食色性也」之說。誰能控制它們,幾乎就可以控制人類的其他言行,乃至於思想。

2020年4月10日 星期五

川普還有人性嗎?

      專欄作家 Frank Bruni 在《紐約時報》寫了一篇評論〈特朗普还有人性吗?〉他看不到任何肯定的線索,因而說:「在特朗普身上我什麼都感覺不到,這讓我充滿悲傷,也充滿了一種坦白講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暴怒。」——中國史家稱沒有人性的國家領袖叫「暴君」。
      《紐約時報》編輯群裡的 Michelle Cottle 則是這麼說的:「自從川普上任以來,媒體就不知道要如何報導一個脫離事實的成年孩童,並且為此暴怒。但是當致命的流行疾病在悄然散播時,總統還堅持地緊抓著中央舞台並且欺騙公眾,這不只是危害共和黨象徵意義的健康。它實際上是置數百萬人的健康與性命與危險之中。」接下來的篇幅被用來刻畫川普每日記者會的荒唐、噁心景象——中國史家會說這樣的國家領袖叫「昏君」,這樣的群臣叫「佞臣」。
      然而根據 FOX NEWS 的最新民調川普的支持率卻上升,同時反對率還下降!此外,共和黨人對他的支持率還是高達 89%;此外,他在婦女、民主黨人和白人之間的支持率也幾乎是維持在頂點!《華盛頓郵報》在三月底的民調也顯示相同趨勢。
      這是否表明:選民的判斷能力不必然隨著經濟與教育的發達而提升,媒體的自由化有可能使劣質的資訊傳播得遠比優質的資訊更快、更普及?

2020年3月25日 星期三

推薦疫情資訊網站

      新冠肺炎 covid-19 注定要改變這個世界的面貌(譬如全球供應鏈的生態和中短期的投資熱點,乃至於未來的消費型態),並且成為全球整個世代難忘的終生記憶。
      以兩岸的口罩外交戰為例,它不只是全球醫療物資戰的一個小縮影,中國還有機會用它救國內經濟與就業率,更是八國聯軍以來第一次有機會改善世人對她的印象(在歐盟背棄義大利時通過紅十字會雪中送炭,或者趁川普扮小丑時通過外交部、阿里巴巴扮演美國隊長、救難英雄),影響面既深且廣。
      台灣的媒體視野淺狹,但是許多外國的媒體都已經有中文網站,可以提供相對可靠的資訊。此外,各國疫情的變化要看中長程曲線,而非累計病例跟單日的新增病例,甚至過去的關鍵事件摘要。還好,有些網站可以提供這方面的資訊,讓我們可以較方便地掌握各地疫情概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