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9日 星期日

「人不風流枉少年」出處、意思

      「人不風流枉少年」一語出自清代詩人袁枚的《隨園詩話補遺》,跟男女感情一點關係都沒有。
      原出處的前後文(見《隨園詩話補遺》第六十四則)是「余詠宋子京有句云:『人不風流空富貴,兩行紅燭狀元家。』家香亭襲之,贈張船山云:『天因著作生才子,人不風流枉少年。』似青出於藍。」文中所說的「香亭」就是袁枚的弟弟袁樹。
      袁枚詠宋子京的那一句「人不風流空富貴」確實涉及男女感情,但不是指性好魚色或青樓嫖妓;至於他弟弟袁樹的「人不風流枉少年」意思是風雅灑脫(不著俗氣),才華橫溢的「風流蘊藉」,根本無關乎男女之情。

宋子京與「人不風流空富貴」
      「子京」是北宋文學家宋祁(998年-1061年)的字,他的名句包括「紅杏枝頭春意」和「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十萬重」。
      《文獻通考》卷三十一說宋祁在宋天聖二年跟哥哥兄宋郊一起考上進士,殿試時禮部原本建議將宋祁評為第一,但是輔政的太后覺得弟弟名次不宜高過哥哥,所以改判宋郊為第一,宋祁第十。因此袁枚有下半句的「兩行紅燭狀元家」。
      宋郊後來改名宋庠,跟弟弟的性情大異其趣。據錢世昭的《錢氏私志》說:「宋庠居政府,上元節至書院內讀《周易》,聞其弟學士祁點華燈擁歌妓醉飲達旦。」「人不風流空富貴」一語很可能在說這個典故,然而「歌妓」不是青樓妓女,他們通常只提供歌舞服務,而不涉及性服務(至少重點不在性,而在歌舞)。
      此外,據《宋稗類鈔》記載:宋祁曾在大雪天為某人寫傳,「燃椽燭二,秉燭二,左右熾炭兩巨爐,諸姬環侍,方磨墨濡毫,以澄心堂紙,草某人傳。」大概是因為這個傳說,所以袁枚的下半句裡有「兩行紅燭狀元家」。然而「諸姬」指的是妻妾或婢女,也不是妓女或外人。

袁枚與青樓
      袁枚恃才傲物,放蕩不羈,在隨園中廣收男女弟子,教他們為文寫詩,而為當世所側目。為了氣一氣這些固守封建教條的人,他故意在《隨園詩話》裡狡辯說「青樓」是正大光明的場所:「齊武帝於興光樓上施青漆,謂之『青樓』;是青樓乃帝王之居。」
      至於網路上傳言袁枚「喜愛聲色,夜夜青樓」,我查不到具體證據和出處,恐怕是有人誤把其友趙翼的戲言當寫實。

蘇軾與千古風流人物
      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裡說:「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笑談間。檣艣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這詞裡雖提到周瑜和他太太小喬,但重點在周瑜的「雄姿英發」,以及孔明可以瀟灑(羽扇綸巾)地在談笑之間殲滅曹軍,因此跟男女關係一點都沒有。
      「風流」原本是常人難及的風雅、灑脫,後來變成「性好女色」的代稱,也因而使得我們語彙和情感裡少掉一種值得認識的性情、丰采,殊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