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范雲與社運人士的前車之鑑

      昨天蘋果日報洩漏民進黨「擬」將范雲提名為不分區第一名,當時范雲的回答是:等名單確定再說。今天許多大報都公布民進黨不分區的名單,范雲「忝」列第四名。
      我特地搜尋網路媒體,以及范雲與社民黨臉書、社民黨官網,都沒看到正式的回應。但是中時電子報、中天電視和MSN.com都以相同的文字刊載出「社民黨成員范雲也確定退出社民黨加入民進黨,社民黨與民進黨明天之後,也會對外發共同聲明。」
      我沒有資源可以查證上述三媒體的報導是否屬實,但是已經可以很明確地表示對范雲至今的表現感到遺憾!

一、如果「范雲將退出社民黨加入民進黨」是真的
      如果范雲「退出社民黨,加入民進黨」的傳聞屬實,我當然會對她的有始無終覺得很遺憾;如果最後她表態謝絕民進黨的「徵召」,我還是對於她沒有在第一時刻立即婉拒感到遺憾。
      范雲跟民進黨的淵源到底有多深,我不知道,只是聽說她跟黃國昌曾有數年的時間定期到宜蘭向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請益,並且曾經有意跟黃國昌共組第三政黨,最後因為破局而在2015 年 3 月 29 日自組社民黨。
     之後她擔任了社民黨第一屆的召集人,又在2017年1月23日至2019年3月22日代理召集人,但是從第四屆(本屆)開始不再列名全國委員會名單。
      我總覺得一個政黨的核心人物去投靠另一個政黨是很大的忌諱。以范雲為例,如果她投靠民進黨,將意味著現在的民進黨已經比社民黨更有理想性;或者現在的范雲比2015年的范雲更加沒有理想性。但是認真想想社民黨2015年創黨之初,不就是因為認定當時的民進黨沒有理想,所以才需要創立社民黨嗎?難道只經過短短的四年,形式就倒轉,變成現在(早已墮落)的民進黨遠比現在的社民黨有理想?若然,豈不意味著范雲自己主導創立的社民黨墮落得比當年的民進黨更快?還是說,范雲變心與失去理想的速度直追柯P,甚至遠遠超越柯P?

二、如果「范雲將退出社民黨加入民進黨」是訛傳
      如果說中時電子報的報導是訛傳,我對於范雲不能在第一時刻直接「婉拒」、「婉謝」或「悍然拒絕」感到遺憾。其實,理由大致上跟前一節相似。
      四年來民進黨是只退不進,絲毫看不出有任何長進,甚至越來越像過去那個惡質的國民黨。如果范雲和社民黨至今仍擁有 2015年創黨之初的理想,應該會把民進黨的「癩蝦蟆想吃天鵝肉」看成是一種對范雲和社民黨的污辱,在昨天蘋果日報「走漏消息」而「尚未證實」的第一時刻就笑容可掬地婉謝或臉若寒霜地悍然回絕,根本不需要等到民進黨公布確切的消息。
      我就會這麼做!林孝信丘延亮也鐵定會這麼做!遺憾的是,我們這一群老人是懷著單純的左翼理念和讀書人的情懷在做事,而現在的年輕世代腦海裡究竟有多少算計可就不是我所能想像的了!

三、范雲與社運人士的前車之鑑
      還記得農陣的蔡培慧嗎?她現在或許已經在立法院準備打包了。
      民進黨對社運人士的酬庸、利用或合作,似乎都是以一屆立委為準。往好的解釋,希望你在一任四年內好好發揮理想,改善立法與制度,然後換其他人來貢獻心力;往壞的解釋,「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本就是政壇千古常態。
      務實地說,為了不分區立委而加入民進黨,一旦被民進黨開除黨籍就同時失去立委資格;在這樣的機制下,以「客卿」身份被延攬為不分區立委的下場,除了任人驅策,為虎作倀之外,還能有多大的發揮空間?
      社會改革是一場永遠沒有輸贏、成敗的仗——人心的貪婪永遠不會消失,甚至24小時都不歇息;需要喘息的是為理想而付出、挫敗的沮喪、疲累。社運人士交棒暫歇是無可爭議的,只有像大隊接力那樣地輪替,社運才能薪火不息。
      但是,如果誤以為向權力靠攏,就有機會在四年內立下一點點永難抹滅的改革績效,那是癡人妄想。以范雲在社會學界的歷練,應該有機會明白這道理吧?
      認真看看過去被民進黨利用過的許多社運人士,他們如今是何下場,就會明白,跟當今的民進黨只有「苟合」的空間,而沒有真誠合作的機會。
      不管是為了滿足四年的野心和虛榮心(一任立委的威風),或者是為了一廂情願的癡心妄想,社運人士跟藍綠陣營的合作(苟合),終究會是許多人心目中的「晚節不保」(我就會如此評價)。
      當然,有些人以為自己的晚節值錢,有些人以為自己的晚節不值錢,恰恰反應了那個人的人品值不值錢——無法一概而論,也不需要一概而論。

結語
      希望這一篇文章發表得即時,未來有機會聽到范雲或社民黨出來澄清:中時的報導純屬訛傳。
------------------------
後記
      范雲的聲明出來了:「范雲今天加入民主進步黨不分區名單,要感謝民主進步黨的邀請,以及最重要的,社會民主黨夥伴的支持。」
      我揣摩著一些人的內心感受和未來的去向:社民黨是不是要就地解散了?范雲過去三年來握過的五萬雙手,以及那些終於願意挺她的國民黨里長,這些人難道要跟著她一起進民進黨,繼續當她的樁腳和政治籌碼?還是要就地解散,把過去三年來的夢想當肥皂泡吹向天空?
      於是,只有一個感想:這些政治人物(和許多新世代的社運人物)普遍地有一個特質,她們在背棄同志和支持者時是不需要說抱歉的;因此,當她們被其他政黨利用、踐踏、拋棄時,也不需要他人的同情!
      台灣人的人品越來越不值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