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8日 星期二

「不知我是誰」的促轉會

      促轉會要求新台幣與軍營去蔣,並且將中正紀念堂儀隊撤出,顯然是因為搞不清楚「轉型正義」的涵義,連帶地搞不清楚什麼事該管,什麼事不該管。
      我希望台灣的鈔票、錢幣反應台灣人的核心價值與驕傲,用值得紀念的人權鬥士、藝術家、思想家取代政治人物的肖像;我希望軍隊向憲法與人民效忠,而不是向特定政治人物效忠。然而該管這些事情的是主管機關和立法院等民意機構,而不是促轉會。
      促轉會要消除的是威權體制對人權的迫害,而不是不分青紅皂白地抹除一切威權體制的歷史痕跡。
       所以,如果錢幣上的蔣中正肖像會讓人心生恐懼,晚上睡不著覺,甚至積久病深而罹患身心症,那麼促轉會可以以此為由要求重鑄錢幣。如果錢幣上的蔣中正肖像不會損及今天任何人的任何人權,促轉會無權過問,頂多通過黨政協商請主管機構的黨員同志另找適當的理由去處理。
      同樣地,如果軍營中的蔣中正銅像會扭曲軍隊,讓他們去發動兵變去擁護蔣家後人專政,那麼促轉會可以以此為由要求撤除銅像。如果軍營中的蔣中正銅像維修困難,為了避免浪費公帑當然可以撤除,但那該由別人來提案,而用不著促轉會牝雞司晨。如果軍營中的蔣中正銅像對軍隊的忠誠沒有不良影響,維修也不困難,無妨視之為可有可無的歷史遺跡。
      中正紀念堂的儀隊也一樣,既然小朋友喜歡看,觀光客喜歡看,就無妨視之為具有娛樂效果兼文創產業收益的歷史遺跡,不需要促轉會來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放著一群「不知道我是誰」的人在促轉會裡,時而扮演東廠,時而牝雞司晨,時而狗拿耗子,只怕時日久了,還真不知道他們會變成什麼樣的禍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