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4日 星期六

一張廣告,說出多少辛酸

     這是一張市長候選人和12位議員候選人的聯合選舉廣告,2018/11/23 刊載在聯合報的A12版。完全看不到黨徽,很像是「無黨無派大團結」;識別色是橙色,很像親民黨。你猜,它是哪一黨的廣告?

一張廣告,說出了多少人的辛酸
      一個現任的市長,沒聽說過對他的政績有負面的批評,倒是聽過不少好評,為什麼卻在這一張廣告裡決定不要黨徽,不要黨的識別色?
      不是只有他這樣,我很早就注意到:這個黨的議員候選人紛紛在競選裡把黨徽給最小化,而且不約而同地避免使用該當黨的識別色。
      這是台灣選史上的第一次,而且不知道還要多少年後才有機會等到下一次。
      國民黨聲望最低的時候,也不過是候選人希望黨主席(時任總統)不要來站台;從不曾聽說過,原本連任機率很高的候選人,竟然放棄黨徽和黨的識別色。
      它是民進黨現任市長林智堅跟議員候選人的競選廣告。
      蔡英文和民進黨的執政團隊都說,他們的反對者僅僅只是「被改革」的一小撮壞分子。「一小撮壞分子」就可以讓競選廣告變色嗎?
      還是說,民進黨已經變成「全民公敵」,所以這一張廣告不敢使用她的黨徽和識別色?
      執政兩年半,竟然可以從「完全執政」變成「全民公敵」,這樣的「政績」,是蔡英文和執政團隊的悲哀,更是台灣人的悲哀!
      就像當年痛苦地等待著馬英九下台,我們至少還要再等一年半現任的總統和執政團隊才會下台。而那時候,有能力出走的人才不知道剩下幾成,競爭激烈的全球市場不知道還有多少讓我們容身之處
      解嚴後的台灣,一度對自己的經濟實力信心滿滿,對民主的前景與政黨輪替充滿期待。而今卻逐漸從全球經濟地圖上退色、萎縮,在政治上不知道有誰值得期待。
      但是,究竟何以致之?我們想通了沒有?

選舉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四年半前我在蘋果日報寫了「兩岸之間只有一個問題」,強調經濟與產業問題的重要性,就是為了避免台灣走入今日的惶恐與淒涼,卻被許多無知的人和心懷叵測的人刻意扭曲成「否定台灣民主的價值」。
      不得以,我又在部落格上寫了「如果台灣獨立了」,指出:「我們的內部問題遠遠大於外部問題。如果我們沒有能力改善台灣的價值觀、社會發展遠景、制度與文化,會離開的還是會離開,至於是去美國、日本或者去大陸、韓國、新加坡,那已經不重要了。」
      罵過我的人,今天如果重讀該文,有沒有能力了解「民主政治的形式只不過是必要的手段,經濟的均富才是『自由、平等、博愛』的落實,同時也是達成環境永續等其他目標的必要手段」——(就像歐巴馬在紀念金恩的「進軍華盛頓」時說的,如果只有人權而不進一步解決黑白之間的貧富差距,只是坐在同一張桌上,一個付得起而另一個付不起,終究不是金恩奮鬥的目的)?
      更何況,我當年使用的措詞是「民生」,它當然包含經濟上的均富,性別上的平等,以及影響人民實質生活的一切因素(人權的、文化的、人盡其才的願望,etc),而且絕對不是在羨慕只有經濟而無人權的新加坡——在該文中唯一被我揚棄的只有「統獨的意識形態」。
      五年前,我寫下《有核不可?:擁/反核的33個關鍵理由》,清楚道出:反核必須配套(產業轉型+用電管理+綠能),否則火力發電害死的人通常遠遠超過核能。
      可惜的是,這本書銷量其差無比,因為擁核與反核的人都不願意去思索「完整的配套」(擁核的人要有能力保證不會出現福島核災,反核的人必須要保證電力不缺,且不使用燃煤電廠)。
      三年前,我在「獨立評論」的專欄裡寫了「火車出軌,要換司機,更要換腦袋」,除了提出許多建言,指出過去選民思想中最嚴重的誤區,還預先警告不能讓民進黨完全執政(應該說是「任何政黨」,但當時已可預見民進黨會當選)。可惜,這篇文章並沒有發揮我所期待的作用。
      九二一的時候,我寫過許多篇文章,提前警告執政者不要再災區重建時複製、強化災前不公平的社會機制。然而所有的期待都落空,所有想要避免的禍害一樣也沒免除。於是,我灰心地擱筆多年,不想再批評時局。
      民進黨執政前後,眼見台灣人只能靠血淋淋的教訓才會覺悟,於是我再度關閉一個又ㄧ個的專欄,不想談時政。
      其實,該說的都說過了,有必要一再重複嗎?台灣當前的最大困境有二:一是各種意識形態當家,沒有看見事實的能力;二是網路大咖識見短淺,完全沒有「跨領域視野,系統性思考」能力。劣質的言論當道,關鍵是因為閱聽大眾沒有思考能力。
      在這樣的現實下,寫時論對台灣的貢獻近乎零,還不如關起門來潛心寫一些有深度的專書。

台灣的問題在於配套,沒有簡單的解決辦法
      由於自動化技術越來越發達而成本越來越低,凱因斯曾經預測今天全球的工時只需要每週15小時。但是,如果全球的平均工時是每週35小時,而「10%人吃掉經濟成長的所有果實」,使得人均消費能力無法有效提升,後果會是什麼?全球只需要一半的勞工,就足以產出全部的經濟成果——也就是說,失業率最高可以達到 50%。
      這些年來全球市場擴張不利,但自動化的進程卻不曾停止,以至於全球處於勞工嚴重過剩的狀態。川普當選英國脫歐以及歐陸的排擠移民,不該被解讀成「保守勢力復甦,種族主義當道」,而應該被解讀成「全球勞動力供應過剩,歐美已經無法忍受移民來搶工作」。
      在這樣的局勢下,台灣最急迫的問題使以「跨領域視野,系統性思考」去積極謀思自己的產業政策,以便吻合台灣「地狹人稠,物資貧乏」的特性(以己之長攻人之短,不要以己之短攻人之長),發展「知識、技術、資本、研發密集」的「低耗能+高附加價值」產業,同時兼顧「全民得利,而非園區內少數人得利」的經濟目標,以便在全球供應鏈中卡住最適合自己的經濟地位。
      除非台灣的網路大咖知道台灣的經濟處境有多艱難(不只要有能力出口,還要有能力兼顧環保與均富等社會發展目標),並且學會「跨領域視野,系統性思考」,我不相信台灣的困境有機會緩解。

後記
(1)為了專心寫書,我並沒有花時間在觀察這一次的選戰。所以,這篇文章只能說是「生活隨想」,而不是「選戰評論」。這篇文章完成於 2018/11/23 上午看到選戰廣告的當下,但是刻意等到 2018/11/24 的傍晚 16:47才貼出,就是不想在選前或得票數已知時刊出。
(2)事實上,柯P和丁守中的拉鋸戰是我無法預料且無法理解的事,韓流崛起的過程與意涵我鮮少知悉,更不曾研究。
(3)選民的結構變了嗎?台灣的政治會有更好的未來嗎?不知道。為了專心寫書,實在沒空去觀察、研究和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