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帶著墨鏡的腦袋們

      從卡管到拔管,我一直默不作聲,主要原因是對藍綠政治人物都厭惡、噁心到懶得評論。
      綠營的噁心程度已經到了毫不遮掩,所以也不需要評論了——明眼人一見就知道是非;腦袋上帶著墨綠眼鏡的人,看到什麼都是深綠,不可能分辨黑白,所以也無須對他們多費唇舌。
      另一方面,從「清華宣言」到「新五四運動」,發起人中不乏藍營閣員,以及一向唯上命是從而不顧是非、反對社運的藍營人物。藍營執政期間,這些人何曾關心過是非?有那一個不是在腦袋上帶著深藍的墨鏡?
      唯一讓我遺憾的是,在這一場風波裡,有些形象良好的人竟然說出不可思議的評論——黃武雄就是其中的指標人物。

一、真正戕害大學自主的,是台大校務會議?
      黃武雄幾乎就是台灣的教改教父,師事過著名的數學家陳省身,1970年代就開始推動台灣的教育改革,門下弟子史英創辦人本教育基金會與森林小學,過程中到處可以看見黃武雄的影子,甚至不彷說他就是這些教改運動後面的精神領袖。而社區大學的創立與台灣千里步道運動,也都是他的傑作——雖然因為身體不適而需要假手他人,但是卻一直在背後指導著子弟兵們。
      維基百科說他是「社會運動參與者」,實際上應該改為「社會運動領袖與背後推手」。
      黃武雄能有這麼多的子弟兵願意為他「情同父子」般地推動各項社會改革,而不曾稍畏艱難,一方面受他精神啟迪,另一方面或許也是受他人格感召。
      這樣一個正派,急於公義,對於子弟兵更具有人格感召力的人,卻在卡管事件裡說出我無法置信的評論。
      在台大校務會議以比例懸殊的票數決議擱置「應認定本次校長遴選程序因瑕疵而無效」後,黃武雄在臉書上怪罪台大校務會議扭曲「大學自主」,並且拿來比擬1980年代國民黨知青黨部「動用台大行政人員,包括校長,以議事干擾教授的民主提案」。
      最後,他認定民進黨與教育部沒有侵犯大學自主,是台大校務會議咎由自取,因為:「教育部給了台大自主,解決內部重大爭議的機會,台大校務會議卻用議事干擾,封殺所有釐清的提案,這些提案是校務會議的師生提出,顯然台大的校園民主,也出了問題」。
      於是,許多小屁孩跟在他屁股後胡扯瞎嚷著:是台大自己咎由自取,大學自主不能無限上綱,etc........
      事實呢?黃武雄在發言之前查證過了沒有?

二、事實與是非
      在同一篇臉書裡,黃武雄主張「知識份子,尤其大學教授們,要了解唯一能憑藉的是知識,是事實」,但他卻很可能沒有花時間去了解台大校務會議決議擱置相關討論案的背景與事實意涵。
      根據台大的會議記錄,發起擱置案的是物理系教授張顏暉,他的理由是:「在選舉結果未公布前,討論選舉過程是否恰當,或是否應組成一個調查委員會,都是一個極為違反民主制度的做法,此例一開以後台大任何選舉都有人可以援例聲稱,在某些事未獲得澄清前不得宣布選舉結果,那台大校園以後將抗爭不斷永無寧日。」「所有選舉間的質疑有無違法都可以在公布當選人後加以調查,有嚴重違法缺失可發動不信任投票要求當選人去職,但所有人都不宜在選舉結果公布前說三道四,以免破壞選舉制度的公信力。」
      這就像2004年陳水扁的兩顆子彈,其當選過程有重大爭議,但是必須先讓他就任,再來調查。其實這是基本法律常識:在司法機構尚未裁定當事人確實有罪之前,一概必須「無罪推定
      結果是張顏暉的每一個擱置動議都獲得壓倒性的贊成票:「應認定本次校長遴選程序因瑕疵而無效」一案是以贊成99票、反對37票、空白票3票、廢票0票而遭擱置,「成立本校校長遴選爭議調查小組案」一案是以贊成90票、反對58票、空白票2票、廢票1票而遭擱置,「學術倫理委員會向校務會議報告管中閔教授發表論文似涉不當引用疑義案」一案是以贊成90票、反對41票、空白票5票、廢票0票而遭擱置。
      如果你的腦袋上面沒有帶著墨鏡,就可以看到這些票決的結果顯示:校務會議代表中有 90~99位認同張顏暉的主張:不管管中閔是否有資格不符之疑義,必須先公布當選,再啟動調查,最後依據調查結果判定他是否「當選無效」
      台大校務會議並沒有「封殺所有提案」,而是通過表決認同張顏暉的主張

三、教育部沒有「審查各校大學校長候選資格」的權力
      有權認定管爺違法的是司法單位,而不是民進黨轄下的行政院和監察院。此外大學法並沒有授權教育部「審查各校大學校長候選資格」,因此,可以認定管中閔不具適任資格的只有台大(校務會議或遴選委員會)和司法單位而不是教育部——這也是三權分立的基本常識。
      所以,教育部才會在卡管、拔管過程中左右為難地堅持管不適任,卻又不得不一再表示尊重台大校務會議的決議。

四、黃武雄在想什麼?
      一個人如果看得懂以上的道理,就不會去批評台大校務會議的決議(擱置相關動議)。那麼,黃武雄是根據什麼評論標準去批評台大校務會議扭曲「大學自主」,甚至以陰謀論的方式影射台大校務會議被「形同國民黨知青黨部的一群人」所操縱?
      台大校務會議有沒有被特定政黨的知青黨部操控?仔細比較昨天的票數和上一次的票數,會看出一些痕跡。
      昨天台大代理校長主動請各院院長另推主席,之後表決「教育部應依大學法等規定,處理台大校長遴選結果,盡速發聘,必要時學校應依法尋求救濟」一案,結果贊成票降為76票,反對43票,空白3票,廢票2票——反對票穩定地保持在 40票上下,空白票加廢票也穩定地保持在3~5票。
      我對這兩次會議的解讀是:上次贊成「無罪推定」的人有90 票左右(但不可以據此推斷說90票都認定管爺「操行及格」),其中至少有76票認定管爺當選有效(差距 14票原因待查),至少有37票誓死不願意讓管爺當校長(也許是因為深綠,也許是因為看不起文化大學校友)。
      看起來,台大校務會議代表中至少有 76票沒帶墨綠眼鏡(不排除其中有人帶著深藍的墨鏡),而那37張反對票裡究竟有多少張帶著墨綠的眼鏡,就蠻值得推敲與玩味的了。
      睽諸事實,除了蔣經國的「催台青」時期之外,國民黨一向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地形成封閉的利益團體,沒有沾親帶故休想進入利益核心,因此很難想像50 歲以下的台大校務會議代表中會有人至今仍是「深藍的臥底人物」(不排除極少數例外)。相反地,民進黨從戒嚴時期就已經在台大與政大校園積極招攬、培植學運學生,同時不吝於跟他們分享權力,力圖以此綠化台大校園。因此,我會猜測:台大校務會議代表中,帶深綠墨鏡的人多於(或遠多於)帶著深藍墨鏡的人。
      當然,還是會有人猜測「台大校務會議代表中至少有 76票帶著深藍的墨鏡」。只不過這種猜測未免太天真,或意識形態作祟。
      別說是76票,要說國民黨有能力操縱30位以上的台大校務會議代表,那就未免太看不起台大教授,也太抬舉腐敗的國民黨了!
      所以,深懂台灣政治且跟綠營交情匪淺的黃武雄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在2018年講出那種陰謀論?對我而言,真的是匪夷所思!

五、黃武雄還有什麼話說?
      現在,台大如他所願地議決「教育部應依大學法等規定,處理台大校長遴選結果,盡速發聘,必要時學校應依法尋求救濟」,代理校長也迴避主席的角色而另推主席。對此,黃武雄還有何話可說?
      假如他還能再有令我驚訝的發言,我只能猜測:拔管案已經讓民進黨輸到一絲不掛,不得不逼迫黃武雄拿自己的清譽來遮掩民進黨的醜態。
      一個社運英雄如果被迫淪入這樣的晚年,在我看來實在是莫大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