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6日 星期六

網上文青學園——或許只是另一個妄想

      想停掉新竹的讀書會時,我捨不得在網路上下載聆聽的人,其中有些人真的把聽這些錄音當作人生的一件大事。想停寫部落格的時後,會捨不得那些認認真真地讀每一篇的人,其中有些人想從中找到提升自己生命的線索。
      然而網路傳播對我而言真的是一件不勝其擾的事,甚至讓我在寫作時不得不投鼠忌器,難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近日在思索一個折衷辦法:通過「付費」的機制在網路上成立一個「文青書院」,專門談一件事:如何善用自己的稟賦(不管那是什麼),通過閱讀與藝術欣賞等手段,去提升自己(和身週親友)的生命層次和生活品質(精神的、情感的、思想的、靈性的)——也就是說盡可能深入且盡可能淺出地談論、介紹人生哲學、探索人生真諦的經典小說、以及探索人性與情感深處的藝術品。此外,當人與現實世界已經通過全球化和科技失業而盤根錯節地糾葛在一起時,適度理解現實(從社會科學的角度)變成是支持一個人去追求精神性理想的必要性支援能力。因此,也會從這角度去談一些必須談的社會議題和結構性問題。最後,如何進行跨領域的閱讀與思索也將是能力較高者最終必須面對的事(為了自己的理想,也為了提升別人的生命)。
      過去將近五十年來,我主要的精力其實都用在這些件事情上面,以至於學生時代不顧功課與聯考,就業以後持續不墜地跨領閱讀與思考,四十歲以前戮力提升自己的生命品質,四十歲以後戮力提升台灣社會的品質,希望可以剷除各種剝削與壓迫的體制,讓更多人找到可以安頓自己性命與心靈的辦法。
      為了達成這些目的,我不顧一切的辛苦,跨越各種學界的藩籬,克服各種惱人的術語,消化成自己的思想養分,成長為自己面對自己、家人與這塊土地的一些心得。
      我實在不甘心把五十年的心血就這樣子地帶進墳裡,總希望能跟有緣者分享;而我將近五十年的摸索之辛苦,絲毫不下於「苦於眾說之紛撓疲薾,茫無可入」的王陽明,因而很期待可以將這些心血「薪傳」給願意同等苦心思索的後輩(傳人)。
      會想到要用 SOSreader 或其他付費平台定期寫作,用以取代目前的部落格,首要原因是想用「付費」來盡可能地過濾掉無聊的讀者,甚至用「付費」來把讀者給過濾到只剩那些認定可以從我文章得靈感去提升自己生命的人。當我對讀者有這種信心,而且不怕文章被流傳到惡意或無聊的讀者手裡時,我將可以更放心也更用心地去寫作——在寫作策略上更用心,在題材的深度上更敢於挑戰,以便寫出更深入但又夠淺出的文章(不提高閱讀的門檻,或者僅有限地提高閱讀門檻,並且在這前提下盡可能地提升內容的深度與廣度)。
       我會儘快跟相關平台聯繫,並且儘快做出決定,以便認真想從我取得靈感與啟發的人有一個可以持續的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