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猛推《拯救資本主義》這本書

      我認為,要認識今天的市場經濟與工作貧窮,只需要讀三本中譯本就夠了:Thomas Piketty 的《21世紀資本論》,諾貝爾經濟獎得主 Joseph Stiglitz 的《不公平的代價》,以及 Robert Reich 這一本《拯救資本主義》(7/6 已出版)。
      想要知道今天的經濟學距離真實世界的運作法則有多遠?也只需要讀這三本書就夠了。
      有了Thomas Piketty 的《21世紀資本論》和 Joseph Stiglitz 的《不公平的代價》,還需要Robert Reich 的《拯救資本主義》?他懂經濟學嗎?

一、Robert Reich 其人
      Robert Reich 身高只有1.49公尺,低於入伍標準,但卻是思想上的高個子。
      他大學念長春藤聯盟的 Dartmouth College,碩士念牛津的哲學、經濟與政治,博士是耶魯法律。他目前是柏克萊大學講座教授,也擔任過哈佛大學的教授,專長領域包括 Macroeconomic Policy 和 Social and Economic Policy。
      他參與過福特總統和卡特總統的團隊,在柯靈頓任內擔任勞工部長,被 2008年的 Times 選為 20世紀最佳的十個內閣閣員;Wall Street Journal 評選他為「Most Influential Business Thinkers」第六名。
      當Thomas Piketty 出版《21世紀資本論》而引起全球旋風時,他感慨地講:inequlity 是我的專長,我已經研究 30年了。的確,以他學養和政治經驗之豐富,的確是談政治經濟學最佳人選之一。

二、《拯救資本主義》
      Thomas Piketty 的《21世紀資本論》是寫給專家讀的,為了紮紮實實地用歷史證據證明「資本的稅前獲利恆大於工資所得」,書裡充滿各種瑣細的數據。對於非經濟專業的人,其實不需要讀懂整本書,而只需要知道「資本的稅前獲利恆大於工資所得」這個結論,以及其邏輯上的後果(除非政府介入進行財富重分配,否則工資會逐漸下降,造成嚴重的有效需求不足,先癱瘓市場,再終結資本主義與市場經濟——參見「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一文)。
      需要進一步了解的是:(1)是什麼樣的機制使得「資本的稅前獲利恆大於工資所得」?既然它不是完全競爭市場的特性,那麼現實世界裡的市場機制是如何運作的?這些機制又是如何造成的?——只有在知道這些機制是如何造成的之後,才有辦法預測未來發展趨勢,以及解決問題的辦法。
      我讀過幾本 Paul Krugman 的中譯書,都是他的短文集,太零碎而欠缺系統性,自然就欠缺深度。
      Joseph Stiglitz 的《不公平的代價》很有系統地、也很具體地指陳所得不均是被哪些政府制度製造出來的(不是完全競爭市場的產物,而是不完全競爭,甚至是華爾街綁架白宮之後的產物)。這本書也建議了一些改革的辦法。可惜的是,我懷疑這本書是 Joseph Stiglitz 利用各種行程在飛機與汽車上口述而成,表面上有系統,實際上行文與思路都不流暢,有些地方結構鬆散。我絕不相信 Joseph Stiglitz 的寫作功力僅只於此。  
      《拯救資本主義》應該是 Robert Reich 親自用心寫的書,適合非專業的人讀(避開沒必要的經濟學術語),但是對事實(真實世界的市場機制,以及塑造這些市場機制的政治、經濟、產業與勞動力特質)的陳述深刻而有條理,系統井然而不繁瑣累贅。這些分析很多都是《不公平的代價》裡所沒有的,但是更貼近市場運作的「棉角」。
      這兩本書在特性上的差異,反應了 Robert Reich 和 Joseph Stiglitz 背景的差異。Joseph Stiglitz 的學術背景完全聚焦在總體經濟學,而他的豐富實務經驗也是國家與聯合國的顧問,是提供遠距策略思考而非親自在現場肉搏;Robert Reich 的背景跨政治、經濟與法學,實務經驗是從內閣助理到內閣閣員,有豐富的第一線經驗,必須兼顧各種矛盾、衝突的利益與各種當事人。
      因此,不管是分析弊端或者提解決方案,Robert Reich 都比 Joseph Stiglitz 更具體,更貼近現場——雖然《拯救資本主義》的出現不會減損《不公平的代價》的存在價值。

三、閱讀次序
      假如你這三本書都沒讀過,我建議閱讀次序是:先《拯救資本主義》,再《不公平的代價》,然後《21世紀資本論》。

四、關於書名:為什麼是 save 而非 rescue?
      前任行政院長陳冲為這本書寫序,序文裡問了這麼個問題:Robert Reich 的原文書名為何不使用 rescue,而使用 save。答案是這樣的:搶救滅頂而即將溺斃的人,要用「save me」大喊救命(單一音節,緊湊有力);拯救戰俘營的人質,要從容不迫地審慎規劃,用 rescue(兩音節,也較理性、正式)。
      Robert Reich 認為資本主義已經快要滅頂(參見「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一文),所以要聲嘶力竭地喊「救命!」而不是從容不迫地討論「拯救(rescue)方案」。
      是我的話,會把中文書名翻譯成「搶救資本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