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

地球只有一個,但是

        以前在通識中心開課,第一堂我最愛引導學生去感受窗外的陽光,看著秋光灑落在林梢,或者穿透枝葉而灑落在地上,隨風搖曳的姿態、節奏。然後問他們:你們是否曾經覺察過陽光可以帶給你這麼細膩、豐富的情感變化?
        接著,我請他們閉上眼睛,安安靜靜地想一想,在清華大學這個據說很美麗的校園裡,「你最喜愛哪一個角落?」五分鐘後我請那些想得起來的人舉手,全班六十多人卻難得有五個人舉起手來。我會提醒他們:「假如清大校園的美從來都沒有進入過你的心坎,那麼它對你而言等於是不存在。」
        很多人後來告訴我:自從那一趟課之後,他們走在校園裡的步伐變慢了,會到處留意景致和自己情感裡的細膩變化,從此以後清大不再只有宿舍、餐廳、教室和圖書館,而生活裡也不再只有成績和升學。「因為這一堂課,我變成一個不一樣的人,開始擁有一個不一樣的人生,世界突然變得豐富、細緻而優美。」
        地球只有一個,但是當你的心靈與覺察的能力改變的時候,你所擁有的世界也跟著改變了。

一、心不在焉的山城
        我到中部的一個小鎮演講,沿途是山景,偶而穿越林蔭大道,地上灑滿細細碎碎的陽光,樹梢晶瑩的亮光隨著枝葉款擺、閃爍,像煞樹林間的精靈。
原圖出處
原圖出處
        演講時我開他們玩笑:「這一週以來沒看過山的人請舉手」,超過一半的人舉手。一個被山環繞的小鎮,卻看不到山,為什麼?
        「聽而不覺,視而不察」,不是因為耳朵有問題,不是因為眼睛有問題,而是因為「心不在焉」。——沒有心,什麼都無法進入心坎裡;美好的事物不進入你的心坎,那就猶如不曾在你的世界裡存在過。
        沒有心,什麼都不存在,只剩一個荒涼空虛的世界。

二、從地平線上消失的柏拉圖
原圖出處
        有的人從高中時開始讀柏拉圖,影響了他對愛的理解,影響了他對愛情的看法,影響了他的一生。對於這樣的人,柏拉圖在他的世界裡是不可或缺的支柱。
       有的人從來沒讀過柏拉圖,連書皮都沒看過,連道聽塗說或以訛傳訛的傳聞都沒聽過。對於這樣的人而言,柏拉圖猶如不曾在他的世界出現過,也跟他的世界無關——他的世界裡根本就沒有柏拉圖。         地球只有一個,人類的歷史只有一套,但是每一個人的世界都不一樣,當你對柏拉圖一無所知的時候,他對你而言就猶如不曾存在過一樣。
        要讓柏拉圖進入你的世界,只有兩個辦法,或者是你在思想上對他有理解,或者是在情感上對他有感受(感動)。如果你只是把它買來放在床頭,它還是跟你的心靈世界無關——也許可以滿足你造作的虛榮心,但是卻無法滿足你的情感與心靈。

三、灰白的世界
塞尚,聖維克多山  原圖出處
        塞尚(Paul Cézanne,1839-1906)無疑地是十九世紀歐陸最偉大的畫家,不只是技巧高,畫風和理念影響整個20世紀所有最著名的畫家,而且他的畫作呈現了人類最偉大的情感和最崇高的精神世界。然而很多人從來沒看過他的畫,甚至從來沒聽過他的名字。
        對於這些人而言,他們的世界裡根本就不曾有過塞尚這個人,這個畫家,這個繪畫世界,這個崇高而偉大的心靈和情感世界。

四、暗啞的世界
        《杜蘭朵公主》是普契尼(Giacomo Puccini,1858-1924)最後的代表作,尤其是其中的詠嘆調「公主徹夜未眠」,更是讓許多人贊不絕口。
        然而對於那些從來不曾聽過,或者從來都聽不進去的人而言,這首曲子在他們的世界裡根本就不曾存在。

五、黑暗的心靈世界
        問題是,一個沒有思想,沒有音樂,沒有繪畫,甚至沒有和風、流水、山巒和陽光的世界,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一個只剩慾望和虛榮心的世界?一個黑暗世界?一個魔獸世界?

六、地球只有一個,但是
        地球只有一個,但是每一個人所擁有的世界都不一樣:一個人所擁有的世界,就是他的思想所能理解,或者心靈所能覺察的情感世界(而不是可以用錢買的那個世界)。
        如果一個人覺得這個世界太無聊、空虛、醜陋、卑鄙,那不是因為這個世界不夠美好,而是因為這個世界裡一切的美好都進不了他的心坎裡——因為他沒有思想與情感上的覺察能力,因為他「心不在焉」,因為他沒有人文的素養。
        人文素養不是知識,不是熟讀名著與經典,不是在文學院裡拿一個博士和發表許多論文、專書。而是對於深刻、細膩、偉大、崇高的心靈、精神與情感世界的敏銳覺察能力。
         大學生的60項修煉,就是在培養一個人的人文素養,在打開一個人的心靈,培養他對心靈、精神與情感世界的敏銳覺察,藉以豐富他的心靈,他的人生。